想_变misaki扑倒猴哥

一只筠喵(๑¯ω¯๑)

他们的故事

ooc注意
作者脑洞新奇
请勿代入三次元

1.从盒中醒来

睁开眼,面前一片昏暗,只有头顶上的小孔透进一丝光线。孔边有一个推拉门把手般的东西,顺着拉开,意料之外没费什么力气。

出来了——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之前睡的地方狭小封闭,全靠透气孔和外界空气对流。他着实庆幸:睡这么久没闷死真是走大运了。

说是睡了很久,其实他也是不确切的,只是一种感觉。晕眩的脑袋,不听使唤的四肢,自己这种昏昏沉沉的安眠持续时间应该是不短了。

这是哪儿?

我为什么睡在这里?

外面是什么情况?

挣扎着坐起,打量四周,企图获得有用的信息。往左边一看,他吃了一惊。

还有一个人!

那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左边, 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泛着泪光,却又有一丝欣慰的满足, 保持双手僵硬地张开的姿势,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拥抱。

「你是谁?」他试探着问。

很奇怪的,面对眼前诡异的景象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甚至泛起怜惜的心情,想要回应那个生涩的拥抱。

没有回答。但他发现那人的泪光加深,似乎下一秒就要落泪了。

他握住那人的手,是温热的触感。

「太好了,还活着!」手上的热度好像源源不断地传来,带给他力量。

「听着」他用力捏了捏那人的手,伸出小指勾了勾僵硬热乎的手指, 换了一副严肃而又郑重的口吻继续道「我会救你出去的,约好了。」

他踉跄站起,扶着边缘慢慢滑下来站到地上。

原来我们是在盒子里头啊!

那是一个古朴厚重的木盒,四角雕刻着精致的镂空花纹,漆黑的盒盖透着暗光。

『人躺在里面像是在一副上好的棺木里一般。』

他显然没想过这一层,回过头,向外走去。

2.大槐树

听路上鸟儿说,这是一个小村庄,四周是森林,村头溪水旁有棵大槐树,上千年,已经成仙了,或许能帮上忙。

「谢谢你啊,鸟儿」

「我不叫鸟儿,我是黄鹂!」鸟儿有些生气,扑腾扑腾翅膀飞走了。

黄鹂?是她的名字还是鸟儿的种类?她是一种鸟儿,但我叫她鸟儿她不高兴了。

鸟儿会生气,真神奇。

是很神奇,在这里能听得懂鸟儿说话了。他为这一新鲜的发现惊奇不已,一路上跟不少鸟儿们打了招呼,顺便问路。虽然对于被称呼为「鸟儿」,她们一致表示不满。

一个多钟头的路程不长不短,歇歇走走竟花了三四个小时,刚醒来身体虚,他觉得要是有沉睡之前的体力,应该会快很多。

时间不早了,他心急如焚地赶到大槐树下,请他救人。

「大槐树啊大槐树,请你救救我的朋友,他动不了,睡在盒子里,啊不……没有睡……他醒着……眼睛睁开的」绕了半天,本来就迷糊的思绪更乱了「总之,请您救救他吧」
说完,他合掌在树前拜了三拜,又绕着它走了几圈。

什么都没有发生。

仪式不对,莫非有什么机关?
他在粗糙的树皮上摸索着,边摸边按,双腿盘着树,使劲儿向上爬。

「哪个啊 这么没大没小!」树枝颤了颤,把他吓了一跳,一个不稳从树上摔了下来。

耳朵、鼻子、嘴巴…树干上慢慢浮现出一个中年男子的脸,大概是被搅了清梦没睡醒,蔫蔫的样子。

「干什么小不点!」

好凶!「我不是小不点!!」他抗议道,千年树仙居然是个可怕大叔,太幻灭了吧。

「那你是谁?」

我……是……谁……

醒来以后遇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萌生了大堆疑问,唯独最重要的事忘了问。

是啊,「我」是谁呢?

「我……不知道」

「就是问你的名字!!」

「……不知道」他小声答着。

沉默许久,大叔挑了挑眉,如果树干上那道伤疤能被称作眉的话。

「你,不是人类吧……」用的是疑问句,却是十足的肯定语气。

「啊…是吗……」

3.小子和小不点

自己不是人类的话,一切就都能讲通了。

在近乎封闭的盒子里昏睡没有死。

醒来后只觉得虚弱却不感到饥饿。

能听懂小鸟的语言能和她们对话。

而且,没有记忆——

无论是关于自己,还是那人的。

『奈何桥边过,饮下一碗孟婆汤,忘却凡尘事。』

没错了吧。

「我死了吗」他问。

「小不点别瞎猜!」一条细枝垂下来在他肩上抽了一下。

「大叔你打人!」冷不丁挨一鞭没多疼也吓着了。

「不算」树仙饶有兴趣地控制着那条细枝在他身边转来转去。

是还要来一下吗?他有些绝望的想。

「你不是人,所以不算」

啊啊啊,臭大叔在笑对吧可恶!来个鸟儿告诉他在这儿砍树犯法吗,上千年成了精的那种。

「小不点讲讲你的事吧,你找我做什么?」

无力纠正这个称呼,他默默忍住了,说了醒来后的事。

「唔…就是说小子躺在盒子里动不了了你想救他是吧?」

「小子?」

「噢,你口中的那个人,反正没名字呗,你俩都没有,我给起一个 嘿嘿。」

还嘿嘿!大叔你取名真是恶趣味。

「喂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快住脑要尊重树仙!」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打断树仙没完没了的扯皮,他问。

树仙收起轻浮的笑脸,不说话了。

「你能救那人……不,小子,你会救小子的对吧?!」他又追问。

这次树仙很久没了动静,他急了,打算再爬上树挠他一通。

「能救他的只有你。」久久的沉寂,树仙说道。

4.秘密

「……我该怎么做,树仙大叔。」

「小不点你想好了吗?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一旦失败,即便小子醒过来了,作为代价,你也会再次昏睡。」

「我想救小子」他补充道「小子是我醒来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不会动而且造型吓人,一般来说看到了都会吓跑吧?可是我觉得看着他就很亲切,一种奇妙的牵挂,好像我醒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救他一样。」

「……是吗」

「嗯,所以我一定要救他,这是我们的约定。我们或许是兄弟吧,有着剪不断的羁绊。」

「不是,你们没有血缘关系。」树仙很快否认。

「那一定是很好的朋友了。」

「朋友吗…以前是很好……」

「现在不是吗?」

「……现在,我不知道」树仙摇头,满树叶子哗哗作响,几片落叶掉在地上。

「一定是的,我能感觉到。」他笑的自信坦然,「好朋友。」

没有接话,树仙转了话题,「还记得之前你问我你是谁吗?我可以给你提示,不过——开了头就回不去了」

「我知道」

沉吟片刻,树仙终于开口「你和小子非人类亦非鬼怪,是从你们的宿主身上脱离下来的一部分,像是羁绊之类的东西,还有一个名字叫……对了,叫做“相性”。」

「“相性”?脱离?是说羁绊已经没有了吗?」

「如果消失了,你也不复存在,羁绊只是……变得很微弱,你们没办法在宿主身上继续生存,便被收在盒子里陷入沉睡,等待苏醒的时刻。」

「所以我要做的,是回到宿主身上去?」

「……是的,但是很难。」即使回去了,也会瞬间被巨大的记忆洪流吞没。后半句树仙没能说出口。

「我去。」他没有半点犹豫「我会回来的。」

5.我可以救你吗

「我的宿主是谁?」

「这我不知道」
闹了半天不知道宿主的名字我要怎么回去啊大叔!

「你要自己想,小不点自立了才能长大」看到他眼神里冒火,树仙赶快加了一句「我说过的吧,我可以给你提示,但能救他的只有你。」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干巴巴的回复。

「真的吗?在你醒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醒来之前……是黑暗」

对,醒来之前是一片黑暗,他在那片黑暗里浮浮沉沉,沉沉浮浮……
还有吗?
还有……梦。
很长很乱很吵的梦。一帧帧画面闪过、消失,只看到一团团模糊的影子,人影花花绿绿看不清楚。声音,声音……

「啊……头……好痛……」强烈的痛楚打断了回忆,他跌坐在槐树下,槐树枝叶聚拢形成一柄大伞,给他遮挡阳光。

慢慢来……慢慢来……
有声音,然后呢?

头疼逐渐退去,他闭上了眼睛。

声音……没错,是歌声,是什么歌来着……可恶想不起来……
然后是说话的声音……

啊,是对话。一高一低两个人。
「一起唱歌吧,mafu」
来了。

「我是……我是……mafumafu」他身体绻成一团,衣服被汗浸湿,冷冷地贴着后背。

不够,不够,还能继续……

「抱歉呐」
说话声停住了。

道歉的对象,是谁?直觉告诉他那个名字很重要,但声音到此为止,又恢复了黑暗的沉静。

「……tin桑」他带着哭腔喊出了一个名字。

他累得瘫倒在地,在将要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想着:

我可以救到你了吗,tin桑?

6.救赎

「哟,小不点醒了。」

「哟?」天慢慢黑了,明明失去意识前太阳还很大。

「我睡了多久啊大叔?」

「嗯……现在八点,大概三个多小时吧,你消耗太大了。」

「喔。」

「我失败了……」他突然说,「不过我救到小子了」他的唇边带着狡黠的微笑,转头回去了。

「救他不后悔吗?」树仙问。

他没有回头,只是大声喊出答案。

树仙笑了,「友情提示,你听不听?」

「什么?」

「按照规定,你必须在十二点前回到盒子里,不然你这一天的努力就白费了。」

「……你说什么」

「你还有不到四小时,晚上黑会更慢。」

他窜的比兔子还快,瞬间没影儿了。树仙默默叹了口气,真像啊,他们两个。

很久以前,他也问过小子这个问题。

「救他不后悔吗?」

小子的回答和他刚才一样,

「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以后还会来救我的——」

声音和语气简直一毛一样啊一毛一样,可惜没看到小不点的脸,不然表情估计都是一毛一样的。

快乐,自信,期盼。

「不愧是啊……那个什么……啊……同卵双生儿……」
树仙喃喃自语道,打了个呵欠,睡去了。

7.我回来了

到达之前的地方,已是深夜。

他爬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拉开盒子躺回去,紧紧回抱住身旁那僵硬的身体。

「我回来了~」他笑着说。

那人眼睛亮的出奇,闪烁的泪刷的流了下来。

他知道,这是那人用他的方式在说,「欢迎回来」。

8.轮回

睁开眼,面前一片昏暗,只有头顶上的小孔投进一丝光线。

挣扎着坐起,打量四周,他发现还有一个人!

那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右边,紧闭双眼,嘴边是满足快乐的笑容, 嘴角僵硬的双手张开,好想要紧紧抓住什么,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拥抱。

不知道躺了多久身体都没力了,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了出来,出去找人帮忙。

他要去救盒子里的那人。

为什么?

这大概是命运吧?在他看到那人的第一眼起,就决定了。

在路上,鸟儿告诉他, 这是一个小村庄,四周是森林,村头溪水旁有棵大槐树,上千年,已经成仙了,或许能帮上忙。顺便问了一下,溪边可以钓鱼。等回来的时候抓两条鱼补补,他美滋滋地想。

「谢谢你啊,鸟儿」

「我不叫鸟儿,我是黄鹂!你们怎么都这样!」鸟儿有些生气,扑腾扑腾翅膀飞走了。

「?」

他带着一肚子的惊奇来到了大槐树下。

「树仙树仙,求你救救我的朋友吧。」

许久,树仙睁开眼睛,伸个懒腰,树叶飘飘落他一身。

「你来了啊,小子。」树仙说。

—end—


后话:
1.主人公不是mft,而是他们的相性脱离本体后的拟人态。
mafu'=小不点
tin'=小子
2.因为是相性拟人,mft相性好=本文主人公关系好,mafu'性格设定会比本体主动很多。
3.一共出现三次轮回,按照时间顺序,第一次在6后半部分,树仙提到的“他说的话和小子一样”,是tin'救mafu'。第二次最明显是正文的mafu'救tin'。第三次是8,mafu'重新陷入睡眠后,tin'再次醒来,tin'救mafu'。
4.除非本体合唱否则两人无法同时醒来。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