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_变misaki扑倒猴哥

一只筠喵(๑¯ω¯๑)

欢迎来到我的城市(迷路mafu+守护神tin)

欢迎来到我的城市(迷路mafu+守护神tin)

 

欢脱吐槽向

少女mafu出没(土下座

请勿代入三次元

 

 

1.

当一个高高的,笑容真诚的少年靠上来问路时,akatin正从一家渔具店推门出来。
那个少年手里摊开一张悬浮在空中的地图,指着主干道上的一家宾馆「请问这里怎么走?」

 

好显眼的白毛!akatin一惊,这么亮眼的发色以前城里没见过呐,是初来的客人吧。


「你问对人啦~我是akatin,这座城市的守护神,最了解这城市的就是我!」
「你好,我是mafumafu,来自遥远星球的魔法使。」

「是旅游吗?我可以带你去玩~我们这好久没客人来啦,守护神不好好招待说不过去呢」

「……大会,下周有在拉尼斯的魔法大会。」偏着头避开他过分热情的寒暄,mafu小声解释道。
「诶魔法大会……」akatin眼中闪着好奇的光,拿着手机围在池面魔法使身边,啊,确切地说是对着他脸上的条形码,转了半天,嘴里嘟嘟囔囔「扫不出来啊…」
「欸,tin桑你在做什么,tin桑……?」
二维码扫描!」akatin晃晃手机,骄傲的秀着自家手机的新功能。


人家脸上的是条形码不是二维码魂淡。

神什么的,好奇怪啊。


「话说宾馆怎么走……」mafu小天使努力地拉回主题。
「唔,我看看……」akatin掏出爪机,地图搜索。
「守护神也需要用手机查路线图么。」

「术业有专攻。神也不是万能的。」


好吧,刚那个叫嚣着「这座城市我最了解☆」的人只是错觉。


「那种「被骗了」一样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啦~我的特长是熟知所有钓鱼的好地方哟,一起去钓鱼吧mafu君~」
「谢谢,我不饿。」mafu嘴角抽搐。

 

钓鱼,烈日当空曝晒,以自己的体质会晕过去吧。

 

 

2.

「Ok,找到了。」
「不是这里,我去过了,没找到这个门牌号。」
「问啊!像是这样」akatin摆出一副纯良的样子,歪歪头,演示道「抱歉,请问到那个宾馆怎么走?」
「谁、谁要问人啦!」

 

 

不是没有尝试过,走到街道对面的报刊亭,硬着头皮对着面容和蔼的老婆婆吞吞吐吐地开口「请、请问……」
抬起头眼神忽地对视,突然他就开不了口了。对上别人的眼神,所有积攒下的勇气就像是被针扎了的气球,泄了气。
于是又慌慌张张地逃走,
「对、对不起!」话里带着压抑不住的鼻音。
你又哭了呢,mafu。
是啊,又哭了。
交流恐惧症什么的,什么时候才会好转呢。
能倾心交谈的朋友,什么时候才会有呢。

 


「Mafu君mafu君mafu君!!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出神很过分呐!」
「诶」mafu晃过神来看着几乎要跳脚的akatin,移开目光「我不行的哦,问路这种事情。」
「怎么会?你刚刚还很好的向我问了路哦。」akatin眨巴了一下眼睛,换上少见的严肃语气「神是不会说谎的,所以不要露出那种要哭出来的表情啊,你做的很好,mafu。再说你个池面怕什么啊」

 


池面算什么,其实你比较可爱。mafu在心里补充道。


为什么对着tin桑毫无障碍地问出口了呢?而且刚才的交流也很自然完全没有问题的样子。

 

渔具店前,那人生生撞进自己的视线里,一头红发十分耀眼,不过更耀眼的是他的笑容吧,像是跳跃的阳光,眼底带着顽皮的笑意,视线若有无地扫过。他一惊,竟不经意问了出来。 

 


「哈哈因为我是神吧,神的魅力无法抵挡是吧是吧~」
「太小只了……」mafu垂下头,肩膀一抽一抽的。
「什么?」
「因为tin桑太小只了,我只是在练习问路而已,完全没看到人啊。」mafu摇头,用手比了比高度「我可什么也没看到。」
面前的akatin像被施了石化魔法的人偶一样,表情很奇异地,僵掉了。

Mafu实在是忍不住了,蹲在地上狂笑不止。
过了十几秒,他才觉得不太对。
咦,tin桑没有预想中的那样炸毛。
周围很安静。
奇怪的预感,mafu感觉心被不安紧紧攥住,吊在嗓子眼。
眼前,没有tin桑.

右手一撑,mafu踉跄着起身,却被健壮的手臂一把拉入怀里。
「唔…hentai!」感觉到温热的手不安分的下移,探入,轻轻地揉捏。
「tin桑你摸哪里!」那家伙报复也太狠了!mafu恨恨地想,手肘猛的一下向后方击去。 
akatin轻松闪过,向他比出一个胜利的V字「手感超♂棒啦,mafu君~」
啊啊啊啊啊太过分!不算账我mafumafu的名字倒过来写!
……诶好像倒过来也一样……
Mafu一向精密的思维突然乱码了。
趁他呆愣的几秒,akatin已经闪得远远的「mafu君~不来抓♂我♂嘛~」表情要多欠扁有多欠扁啊魂淡!

 

3.
「呼——呼好累啊~mafu君停战停战!你身体不好不要跑那么急啊!」mafu满头冷汗,脸色很不好,akatin有点担心。
「还不是为了追你!!」mafu喘了口气,义正言辞地吼过去。
「我错了啦~」akatin屁颠屁颠儿地凑过来「那边是我常去的烤肉店,请你烤肉当赔罪。」
Mafu被拐进了烤肉店。
「怎么样?很不错吧!」
「额,不错。」店不大,装修有些旧了,但挺干净,老板娘笑莹莹地在一旁端酒上菜,给人一种家的温馨感。
「Tin君很少带朋友来呢。」
「是啊,一带就是个大池面,老板娘有眼福啦。」
「这孩子说什么呢~」老板娘嗔怪道,又端了一个小碗过来。
「托你的福,多送了一个小菜。啊,池面真好,我也想成为池面啊!」
Mafu没理他,专注烤肉三十年。
「Mafu你个见吃忘友的家伙!」akatin也停止了嘴炮技能,加入烤肉大军。
均匀地刷上一层油,撒孜然粉、五香粉,翻面,等到肉变成微焦的金黄。
「好香!我第一次烤这么好!」akatin当机立断掏出爪机「拍下来发推特!」
像是受到了精神上的感召,mafu也情不自禁掏出爪机,按下了拍照键。
「唔mafu我看看你拍的……模糊的一团这什么啊23333身为魔法使,拍照技能却没有点亮吗hhhh」
「嘁,拍照算什么,术业有专攻,我可是高大上的魔法使。」诶,台词有点熟悉啊mafu君。
「高大上……」akatin用一种仰视的角度惊异地盯着mafu看,,嘴巴张的能塞进一条鱼。


此时的mafu做好了一种就算akatin下一秒说出「mafu你突然长高了10厘米」这样的话也不会惊讶的准备。
嘛,除非tin桑突然发现爱上我了要表白之外。
↑咦,难道正在表演木头人神技的二货(划掉)神明大人身上的某种奇怪的中二气质潜移默化地传染了来自远方的魔法使先生吗?递上药(×
……
「是将公主催眠等待王子来吻醒她的魔法吗?」
「指挥千军万马征服世界什么的也很棒~」
「或者是挥动魔法棒河里的鱼都自动跳进网里的那种魔法!教我吧mafu君!」
Akatin的眼睛亮的冒火。
……
事实证明,mafu小天使想太多了,咳……


「没有那种东西——」mafu痛心疾首地做了一个「快停下」的手势,按了按有点晕的头解释道「mix。我擅长音乐系魔法。」
「Mix?mix!诶诶——在你去魔法大会之前,mafu君我们来合作吧!」扑。
现在又是闹哪样啦!神的脑回路我不懂QAQ
Mafu努力地尝试把突然扑到他身上死死缠住不肯放的akatin拽下来。
但是,失败了……

「……我还要去找住的地方」

「住我家,如果被刚认识的朋友拒绝守护神大人我可是会难过的啊」

 

爱演!!瞬间捂心口切换苦情戏mode的守护神你不去当演员好可惜!


「合作什么?」好吧,mafu决定投降。
「出专辑。神明要用礼乐教化他的子民。」akatin算准了他会松口,神色庄严的秒答。
Mafu总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但仔细一想,为了子民这种高大上的话好像还挺合情合理的,况且是tin桑第一次正式的请求。
「嗯,好吧。」
于是,他答应了。
他……答……应……了……

 

4..

 

晚上是在akatin家借宿。

一天聊下来,mafu发现akatin和他在音乐方面挺合拍的,富有疾走感的节奏和畅快淋漓的高音,放开喉咙唱出来的瞬间,声音总能恰到好处的合在一块儿。一起合作应该比预料的简单呢。

 

然而,来到录音室,mafu不禁怀疑起昨天自己是那根筋搭错了,认为会简单。

 

这人太会玩儿了吧!!

 

「喂喂tin桑,黑嗓什么的适可而止啊。」
「还有女子力也太强了吧!」
「萝莉音?萝莉音也不行啦!」 一片混乱。两人为akatin的唱法问题争执了半天都没有结果,然后凑在一起掐成一团又气呼呼的分开,各自占一边,不理人了。
尴尬的沉默。
「那个,新专叫什么啊?」mafu瞅着akatin的表情小心翼翼道。
「……fishinger」
「?」
「Mafu君英语好差!fishinger不就是渔夫吗!」akatin丢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
「没有fishinger这种东西。」 mafu毫不吝啬地回以更加鄙视的眼神「渔夫的英文是fisher或fishingman,。」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英语什么的最讨厌了(*‘Д´)ノ」
「是是」mafu很快地应下来,长舒一口气。好啦,tin桑总算不生气了。
气氛稍有缓和。
「不说tin语的akatin就不是akatin了,反正mafu君你也听得懂……」角落里的一团红毛别扭地转过头,弱弱的辩解了一下。
有道理……mafu心里动摇了,可是……
「那样不会把子民吓跑吗……」痛心疾首地想像到纯良的子民每天听着黑嗓起床这种人(xi)神(da)共(pu)愤(ben)的场景,mafu真想点一百根蜡烛。
「子民……?」 Akatin茫然放空状,反射弧过后脸色慢慢涨红爆笑「真难为你了啊mafu,这么久远的设定还记得啊哈哈哈哈不行了——」
我勒个擦,被骗了!

 

5..

从录音室出来,再次感到被耍的mafu开始了单方面的冷战,身长腿长的优势一直保持冰冷的低压走在前面。
「Mafu君你走慢点!」akatina肩上背个渔具袋,手里提着桶,垂着头哼哧哼哧地跟着「东西可都是我拎的!」
你那都是些啥!去录音而已搞得跟搬家一样……

Akatin一副「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的表情开始了他们的无声交流。他眉飞色舞的向mafu炫耀袋子里的宝贝。
唔,远投竿、远投轮、尼龙线,和一盒新鲜的饵料。
……你早上起那么早就是为了准备这个?!

「嘿嘿,今天录音结束的早正好去钓鱼!昨天前天都在录音我都两天没去啦~」akatin转了转手腕,可不是么,手都痒了。
两……天……都……真是久远啊


「Mafu君一起去吧!」akatin热情邀请。

一位渔夫模样的男子背着渔具朝河边走来。他悠闲地观察着河面,好肥的鱼啊!

钓鱼!为什么又是钓鱼!mafu感觉脑袋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咆哮而过。
「我怕晒!」糟糕怎么又跟他说话了!mafu惊觉失言,紧紧地抿着嘴,不再说话。

不说话什么的完全是你单方面赌气好吧mafu君。


早知道你会这么说!akatin偷笑,从袋子里掏出了防晒油和太阳伞。

那就这里吧,他选定了钓鱼地点。

……原来早有准备!mafu咬牙想,那又怎么样,我才不和动不动忽悠人的魂淡神明去钓鱼呢,坚决不去你奈我何?
「诶,mafu君真不想去吗?我打算钓鱼晚上吃的。」Akatin遗憾地摊摊手。

诱饵已经准备好,渔夫坐在岸边挥竿,轻轻地垂下了线。

……晚上吃鱼啊(¯『¯)mafu犹豫了。


「烤鱼比烤肉还好吃呢,真可惜今天是吃不到了……」Akatin叹着气把渔具收入袋中。

不一会儿,感觉到鱼竿微微震动,渔夫当机立断收了竿。

「等等……」Mafu忍不住叫住回头欲走的akatin「走吧,我们去。」

~成功!鱼儿被吊上了岸,只剩下胡乱扑腾的分。

「诶?mafu你又想去了吗?那我就勉为其难的陪陪你好了。」Akatin迅速转过身来表示乐意奉陪。

渔夫拎起桶子,唱着欢快的歌走在回家的路上。

 

↑没错钓到的鱼是mafu(。

 

 

6.

「太阳这么大的下午来钓鱼真的大丈夫吗?」mafu没钓过鱼,但在他记忆中钓鱼的人都是起个大早,在太阳还没出来的清晨就去河边了,中午的时候再拎着鱼篓回来。

 

神的钓鱼姿势总是和别人不太一样吗?

 

「对于一个钓龄等于出生年龄的老渔夫来说,时间不是问题!」

 

啊呀这种发言有点帅呢,如果说话人没有边说话边甩头然后吃一嘴头发的话。

 

「伸缩杆给你」akatin抛过来一个钓竿袋「这个轻巧些,新手合适」

「唔……」

「把缩在里面的竿子拉长……啊对……钓线没问题,只要装上鱼饵就好了!」

「鱼饵……?」mafu脑子里浮现出长条状不断蠕动的小虫子,脸色变得难看,“啪”地一声丢掉了竿子。

「喂!!mafu~mafu君~mafumafu桑~」

努力无视掉tin桑的呼唤,mafumafu缩成一团摒除杂念,他念动咒语「虫子走开走开走开走开走开快走开……」

然并卵念到一半就被某渔夫拉起来了。

「等、等等!我咒语还没念完……」

「你躲角落里种什么蘑菇啊?」akatin气呼呼地鼓起嘴巴。

 

嘴巴鼓鼓的,好像一张一合吐泡泡的金鱼啊,想戳……

 

「总之,鱼饵我帮你装好了。你就这样甩竿——」akatin拎起竿子演示了一遍,空中划过一道轻巧的弧线,甩向远处,不一会儿,浮漂立在水面。

 

好美。Mafu干巴巴的想着,突然思维停转想不出什么别的词汇了。那人甩竿的动作,立在岸边挺直的腰杆,还有唇边自然而然流露的笑意。那是什么,摸到鱼竿就很开心了吗?小孩子一样呢,tin桑真是好懂。

 

好嘞~我也来试试!mafu小心翼翼地抓着鱼竿,手还在微微颤抖。

虫子被钩子勾住了,嗯,没错,动不了,不会突然顺着竿儿爬到我手上来……

应该不会吧?!

就瞟一眼确认一下……

……

咦?好像不是虫子。

「tin桑那一坨浅褐色的是什么?」什么啊吓个半死原来不是虫子……

「鱼饵啊,掺了粘合剂,不然到水里会散。」akatin回头,眼神直直地与他对视「你以为是什么?」

 

抱歉我以为是虫子快吓死了不是的话太好了——这种话鬼才好意思说!

 

「没什么……我也来钓钓看」mafu回想着方才akatin的动作,竿子先往后,然后使劲向前一甩——

诶诶诶诶诶!鱼线呢?

Mafu快哭出来了「 tin桑……鱼线消失了……不是我变没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蜜汁沉默后回应他的是akatin的爆笑。

 

啊?弄丢了他的宝贝钓具竟然没生气?

 

感觉到akatin来到了自己身后「tin桑……?」mafu想要回头道歉,但后背好像被什么牵住了,好疼……

「……鱼线勾到帽子了」akatin拿着取下的钩子朝mafu晃了晃,随即蹲到了地上「mafu你是天才!不行了我还没笑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afumafu,以魔法师之名起誓,以后不再钓鱼。

 

 

 

7.

好无聊。伟大的魔法师大人此刻坐在河边的草坪上无所事事地……拔草。

 

嗷——丢脸死了。Mafu把帽子扣上,脸埋在宽大的魔法袍里挡住。

 

从没想过钓鱼是件这么艰辛的事。烤鱼很好吃煮鱼汤也很鲜美,但是比起钓鱼,他更想像这样坐在一旁拔拔草,发发呆(当然魔法师本人不认为他在发呆,他称之魔法师的冥想)。

啊,顺便欣赏tin桑钓鱼。

 

欣赏钓鱼,很奇怪的描述。钓鱼可以吃,可以卖钱或两者都不图,只是单纯的一种爱好。不管怎样,明显不是用来欣赏的。

 

但是钓鱼中的tin桑很不同,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般,很安静,不,应该说是专注。

下午毒辣的太阳洒在身上,即使穿着长衣,戴上有大大帽檐的渔夫帽,这份热度一点也不会减少。Mafu可以看得到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脖颈流下,没多久后背就濡湿了大半。Tin桑用的是专业钓竿,分量也比自己这根重,这么拿着竿,站在河边一动不动几十分钟甚至几小时,几乎要和这片风景融为一体了。明明唱歌的时候那么闹腾一个人……mafu盯着akatin的后背看着看着出了神。

 

啊,他放下钓竿了,转过身,咦?他走过来了!!

 

不会是发现我偷看他了吧?这家伙背后长眼睛了?mafu慌忙错开眼神,继续拔草拔草。

「我的草跟你有仇吗?从刚才开始一直拔个没完」

「魔法师正在冥想」mafu撇着嘴辩解道。

「好吧,魔法师大人,麻烦你看一会儿鱼,对了,它们不吃草。」

 

当然不会喂给鱼吃!!

 

「话说鱼呢?」如果没看错,akatin手上空空如也。

「那里,篓子放在河边了,拜托啦~」akatin捂着肚子飞快地跑走了。

Mafu走进一看,那是一个很长的折叠式鱼篓,顶端的绳子套住河边的木桩,防止鱼跑掉。他试着拎了一下,篓子刚提起一点,鱼就扑腾个不停水哗啦哗啦的响。

 

真够沉的,钓了不少嘛~

 

向前走几步,akatin的鱼竿架在那里。原来这竿子带伸缩支架的吗?那tin桑为什么一直拿在手上,架上支架,坐一边轻轻松松地等着不就好了嘛。

Mafu拿起竿子,果然比自己那根重不少,握在手中沉甸甸的。手杆旁边那个伸缩轮是什么?调节鱼线的吗?转了转滚轮,啊,没错,可以调节鱼线长短。看着脚边摊开的渔具箱,里面有鱼线、饵料、浮漂和一堆自己没见过也叫不出名字的渔具。钓鱼就是一个人拿根鱼竿在河边站着,Mafu渐渐抛弃了之前对钓鱼的看法。小小一个钓鱼也很讲究啊。

正当mafu打算放下竿子的时候,他感受到了鱼竿微微被扯动了一下,有鱼上钩了?

他试探性的把鱼竿向上提——

 

一瞬间巨大的拉力把他带着向前踉跄了一大步,天啊,大鱼上钩了!

 

Mafu紧紧抓着竿,想把鱼拎上岸,可是鱼的力气太大了,竿子被弯到了90度,看上去要断了一样,他连忙收力,别断了鱼竿又丢了鱼,那真是会被tin桑嘲笑死。

通过几回合跟鱼的博弈,mafu掌握了一个规律,鱼往哪边游,竿子就往哪边收力,这样能省不少力气,也不用担心鱼会挣脱鱼线跑掉,不过……

真的好累啊!拿竿子最多十几分钟,mafu的肩膀已经酸掉了,手上也没什么力气,要是大鱼又开始折腾他可能要撑不住了……

 

Tin桑到底去哪儿了!!

 

又过了几分钟,mafu听到鞋子穿过草地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有akatin大声喊他的名字「mafu——」

 

终于回来了!!!!!!!!

Mafu感叹着终于解放了我要活动一下肩膀和脖子,酸死了…

 

然而下一秒,他的后背却被结结实实地抱住了——

 

这到底算不算得上是一个拥抱呢?mafu恍恍惚惚的想。

 

8

Tin桑的臂膀紧紧贴着他的腰间穿过,温暖的手掌覆在他的手上有力的握紧,背后是tin桑的胸膛,mafu能感受到因为着急跑过来有些过快的心跳,扑通扑通扑通。太近了啊,渐渐他也分不清了,胸前的滚烫的热度和呼之欲出的心跳,是tin桑的还是自己的呢?

                                                     

 

两人贴在一起的拥抱并不让mafu觉得黏腻燥热,怎么说呢,很安心。

 

 

 明明身处炎热的夏季,有时总会有身处冰天雪地的错觉。周围人来人往,与他错身而过,什么都够不着——

「可以帮帮我吗」他吃力地张口

为什么无法发出声音呢

我在这里啊——

放弃了,他静静地垂下了头。

他跪坐在雪地里,漫天飞舞的雪花飘啊飘啊,过不了多久,冰冷的身体就会被雪吞噬吧——和他发色相称的,雪一般孤独的白色。

 

是快要死掉了才会出现幻觉吧。

他看见了火,跳动着的明亮的火焰,融化了整片白雪。

 

「初次见面我是akatin」有一个人朝他伸出了手。

 

 

Mafu很庆幸当初对着akatin说出了那句怎么也说不出口的问路,他犹豫地抓住了akatin的手,然后现在,那双手正带着毫不犹豫的力度拥抱着他。

 

嗯,很开心呢。

 

9

「mafu好厉害啊!!」

「……什么?」耳边akatin激动的声音把mafu从回忆里唤醒,他迟疑的回问。

「mafu好厉害,在我去便便的时候钓了这么大的鱼,有十斤重吧!」

等等刚那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啊,什么……便便?

「tin 桑用刚便便过的手抱我吗?」mafu觉得自己要冷静下来。

「洗干净了的!」akatin强调

那还是便便后的手!!!

 

「诶,mafu你别乱动啊鱼要跑了!!」

 

从便便的怀抱里逃离,mafu更加郁闷的蹲在河边拔草,小草抱歉,你们守护神太可恶了。

「你要在那里蹲多久?」

「蹲到你把我的鱼钓上来。」mafu闷闷的回答。

 

话说,还要等多久?

 

「哦,那你再蹲一个小时吧」

「还要一个小时!」mafu 跳了起来「怎么还要一个小时!?」

「鱼太大拉不起来,要多遛遛」

「遛遛?遛鱼?」

「嗯,鱼咬着钩呢,越游越疼,等游累了再把它拉上来。」

「钓鱼好辛苦……」

「但是鱼上岸的一瞬间是最有成就感的!老爸以前老这么说——」akatin笑着补充。

 

老爸。第一次听tin桑提起他的家人呢。

 

「tin桑的钓鱼是和爸爸学的吗?」

「不算学,小时候老爸钓鱼就带着我,所以说我钓龄和年龄一样长嘛!」

「现在呢?也会经常和爸爸来钓鱼吗?」

 

Tin桑的爸爸应该和他很像吧,爱钓鱼,很开朗。

 

「……没有。老爸他啊,很早就离开我和老妈了——」

 

 

看着akatin略微苦涩的表情,mafu觉得他大概问错了话。

 

 

 

10

 

钓鱼的结果是满载而归,傍晚,一人一袋鱼往家里走,鱼还活着,在袋子里胡乱蹦跶。

从那以后,akatin就不怎么说话了,像是在沉思,平时的笑容也消失了。

Mafu默默地走在他身边,脑子里也是一团乱。

果然是说错话了,tin桑都不怎么笑。要道歉吗?会不会太唐突?不管了,不能这样沉默下去——

「抱歉」mafu小声地开口。

Akatin明显吓了一跳「怎么了?」

「你……爸爸的事」

「啊……我没在生气」akatin恍然大悟地挠头「就是……没怎么跟人说过,我爸妈的事。我是守护神你知道的吧?」

「嗯」

「我十岁的时候,老爸族人发生内乱,他离开我和妈妈回去了,工作忙,很少有时间来看我们。我妈妈她是前任守护神,五年前,她把守护神的职责传给了我。」

「嗯…」

「我没离开过这座城,有时候也想出去转转,去看老爸……」

「那就走吧!出去看看~」mafu牵起akatin的手「我可以带你去魔法大会,说不定能找到能让鱼自动进网的魔法呢! 再去看你爸爸妈妈,有空的话,去我的星球玩——」

「谢谢你,mafu」akatin打断了他,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可是,作为守护神我没办法离开」

「嗯……」

「对不起」

「没事啦,你可以写信给我,有时间我来找你玩」

「好」

……

「什么鬼气氛啊搞的像是立马要分开一样……」沉默了一会儿,两人都笑出了声。

「到底是谁的错啊~tin桑一开始都不讲话」

「怪我。晚上鱼怎么弄?煮汤还是烧烤?」

啊,鱼,热腾腾的鱼汤和外焦里嫩的烤鱼都好棒的感觉,好想赶快回去……

「看你表情就知道决定不下来(笑)这样吧,鱼头鱼尾切下来煮汤,身子用来烤」

「好!不过我不会做饭……」
「mafu君你要知道,一个好的渔夫同时也是优秀的做鱼高手」

「tin桑最棒!」

 

 

11

 

「魔法大会是后天吧?」

「嗯,后天一早。」

「明天还去录音室吗?」

「去啊,当然要去~想到了不错的曲子要写下来」

「tin桑的曲子……莫非是钓鱼之歌?」

「才不是啊,想写关于童年回忆的曲子,名字想好了叫做“魔法的望远镜”。」

「哇哦,好厉害~」

「mafu君,别以为现在天黑我就看不出你在偷偷笑……」

「没有笑www」

「那www是什么啊?」

「是下午拔的草啊www」

「我的冷笑话好冷」

「你也知道啊哈哈哈哈哈哈」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路边的树丛里萤火虫一闪一闪发出点点荧光。一长一短两个人影牵着手笑得东倒西歪, 满载着收获和欢乐走在回家的路上。

 

 

12

 

 

守护神语:

 

即使我无法离开,你亦不能停留,至少此刻,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Welcome to my city, welcome to my life, and see you then .

 

 

 

End

 

 

 

 

 

 

 

 

 

 

 

 

 

 

 


评论(7)

热度(23)